20180804

斯宾若莎的理论很好,但是我有一点是不理解的。 他对于实体有这一个叫做“不可分割”的理解,但是怎么可能不可分割呢?按照哲学史里面的形容,貌似是找不到一个词汇来描绘分割部分就可以。。 但是我生造一个词来形容不可以吗?比如说一滴水的三分之一部分我把它起名字叫做“大壮”行不行? 我无时无刻都想起来王受之说的“你说老外要如何翻译中国这个 骚 字呢?”

20180728

小红和小朋友要结婚了。 想起来我要面对那么多的陌生人,我好紧张。。。社交焦虑症啊。。亲 不过我既然觉得我是全天下最牛逼的,我对小红他俩是最关心的,何必在乎自己的表现如何呢。 学习路线又发生了迷茫,我又不知道该学什么了。即使Java学会了我依然是不知道要去做点什么。 学马克思吗?学了对我自己...

- 阅读剩余部分 -

20180727

今天算是看完了 Java语言程序设计 基础版里我需要的部分。 我觉得Java还是挺难的,然后今天调查了一下swing与javaFX的名声问题。。后来无意中发现了kotlin这门语言,之后要查询一下他与java的相似度,刚才大概看了一下语法并不是特别的喜欢。 然后就是electron这个技术,貌似是可以把一些东西打包成桌面端的应用。。我个人觉得这个还是蛮适合我的。是不是支持跨平台这还是要去思考一下,估计是不行。至少后缀名都是定死的。

20180724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20180723

这80 90后真是日了王八了。。。 我们始终都是被剥削的阶级。。然后剥削我们的基本都是我们父母那代人。。。 奶粉、疫苗、幼儿园,我也真是醉了。。。。 我现在才发现只要是我的朋友,无论是姚大也好、翁老、嘿嘿,其实都是鱼肉。。。 为什么?因为这批人最多,这批人是生产力主流。。。。于是,不坑我们坑谁呢? “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国家(无产阶级专政)代替,不能通过‘自行消亡’,根据一般规律,只能通过暴力革命。” ——列宁 看来这部分人的阶级,也就是我自己的阶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