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从现在来看,除了徒手就能画出的线条 剩下什么的找点 找几何图案这种方式我感觉就是一套套路,给小孩子讲完了也能学会 无非就是花费大量的时间去临摹。 而当我们说自己不会画画的时候,其实不是不会,而是不知道套路。所以停留其实我们的画是停留的在草稿的草稿的部分,而并没有向下继续进行。。 我不喜欢这种模式。我还是喜欢 独立一气呵成的线条。 所以说学习绘画,其实就是。。。。。。。学习画的套路模式?怎么画的快!???好像没什么办法

20190111

那我要做的就是 。。。。等完成游戏了再撸的游戏 HGAME都太简单啦 而且根本没有联机HGAME 你发现没 /抠鼻 网游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需要服务器 唉但是 区块链技术可以完全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还有webrtc做后盾,大不了我们来做一个局域网的hgame就好了。 我怀疑我的乙酰胆碱升高 是不是因为。。。。整好是在巴彦县做了交感神经封闭的结果! 我想很有可能

20190110

国外的青少年市场是什么样的呢? 国外的手游市场又是什么样的呢? 因左脑受伤导致右手不灵活应该怎么训练 看来 右手确实是左脑进行控制的 但是这种搭配合作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我针对性的查询了一下关于左右画圆 右手画方的问题 就类似打字配合一样 把一个单步的连续性动作快速的熟练的展示出来...

- 阅读剩余部分 -

20190109

今天帮师兄查阅了嘉兴坑逼的事情 依旧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在 唯一知道的就是 其实在18年的9月份这家公司的法人已经更换了 不知道这家公司与总集团公司还算不算依属关系 今天开始看透视如此简单,话说我想起来。当年在北戴河的老大爷的剪影真的是快速而精准。。。 我想很多画画的一开始找形的时候就是从 直线->曲线的模式用逼近法慢慢的绘制出来的 没有大爷那么一气呵成 不知道我自己什么时候能精准又快速的临摹出食物的轮廓

20190108

理解代數和幾何意義上極限的定義 對於透視學貌似是很有很有好處的感覺 我依稀記得極限的定義跟 希爾伯特有着一定的關係來的。。。。一會看看20世紀十大數學難題 我还是觉得 冥冥之中 觉得 康托尔是我的敌人 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他和他的理论。。。哪怕是形成了权威 哪怕希尔伯特也信任他的理论 哪怕他也是有精神类疾病。。。。。。 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