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心情&&杂文 下的文章

20180203

昨日去办理了身份证
依旧是有推托的模式。

昨日三舅回来了,感觉心力没有之前那么足了。

今日早上与姥姥聊天,她的内心中还是崇拜官僚主义与国家形态的。
换句话说 只要是国家给的国家认证的就是好的。只要没有,就是垃圾的。
这样的情况下,我估计二宝、大宝还有我跟这个话题要避免与他们进行任何交流。

他们从某一个方面来说,还是崇拜公权力的,比如康璐现在的状态。

我想,我又要再次踏入对赌的情况了吧,不过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本来就是不笑不足以为道。他们要是觉得行的道路,往往就行不通了呢。

20180201

从自我的内心角度我还是不喜欢依兰的,无论客观上他是好还是坏,我还是比较喜欢秩序。

晚上跟姥姥聊天,这么多年她的成功还是知识为主导,凭理说事,而且她在年轻时候赚150元,按照100倍的话现在月薪大概是15000,但是姥爷也就是4000元左右。。这就是阶级区分啊,无论是当代还是现代。

20180131

昨日有些痛 今日中午后好转

下午饭后 二舅与舅妈来了

晚上与姥姥聊天 方知姥姥真是知识分子,不只是数学与语文无敌,而且对于设计、绘画、音乐上也有很大成就,而且还会生物、物理、化学、历史、政治、地理等多门课程,除了外语一科当时没有。

今日《艺术的故事》大头书终于阅读完毕,开始阅读《什么是数学》。

看来如何去养护他他妈的该不好还是不好,不如恢复以前的作息时间,多读一些书。

对于三七来说,我觉得还是少说一点比较好。

20180130

对于从云南回到黑龙江之后这段时间的总结

回来大概就没真正的疼过,最后一次疼痛是在飞机上,大概是饿的?

但是回来之后确实有两次胸口发热的情况。

对于姑姑那边,我真的觉得我不该再过去了,尤其是我想找的衣服什么的也都找完了。
她那边与我那位新姑父的家庭已经算是融合到一起了,也难怪我姐要出去,这也算是一个小原因。
她去了北京,我又有些埋怨自己的无用。然而回头一想,这大概在2012年她结婚时就已经注定。

依兰这里感觉没地方洗澡,没地方干什么的。而且我还怕不干净。最好的情况大概是去找宾馆?

然后,过年的时间,家里好多人都回来,到时候我还真觉得就不差我一个人的地方了。看情况吧。。我这晚上连上药都是问题。

20180121

周日 周一 周二 郭主任 消化内科 肯定在。。周三之后肯定就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