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心情&&杂文 下的文章

每次都被人抢先。。。

正好算算让人抢先了多少次。。
外卖O2O--饭卡网;
恋爱社交--恋恋;
天使游戏网--豆瓣游戏;
仿60年代WOW私服;

我看还是要研究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比如3D打印或者虚拟现实。
这次的竞争对手还打着公益事业的旗号去做私服,我勒个擦!!!
而且差点又TM跑偏了,我要研究的是游戏化啊!游戏化!!!!!


最近要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了,从上到下都不是正规的形象。。。。
白头发、厚眼皮、痘坑、杂乱发型、亡灵族的身材、女人般宽的盆骨、女人般的身高、驼背。
想作回一个正常外表的男生,需要为之前的犯过的错误买单。。

**今后每次犯错误,罚款10000充公,强制本周运动类任务*2。**

孔老二说的修齐治平,还是没做好头一步。。T_T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ˇ ̄

生活是苦逼的。。。。无论是战争社会,还是现在。。。。

在一个苦逼的社会里,我们要认清生活的本质。大多数人生活在比较之中,要在生活中体验到“进步”。一个完美的人生,不就是一个不断体验“进步”的过程吗?在这个过程中,又会对“进步”产生新的认知。最终的结果就是人生想要的答案。。。
我们年轻一代想生存的不那样的苦逼,就需要了解生活的本质,尝试用各种奇淫技巧去达到“进步”。当一个博弈体系中存在强弱不一的时候,保持均衡的最佳方案是弱者联合以对抗强者。每个人的最佳组团方案则是依据一些已有属性去构建自己的团队圈。
同乡;同族;同爱好;同信仰;同价值观等等-----这些属性让团队中的人能保持相互的认同度。
同时团队中每个人的分工也应该有所差异性。观察者;分析者;决策者;逗逼………………
保持认同度的同时呈现出最明细的分工结构,这才是完美的团队。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这个邪恶的世界上,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复辟当年的兄弟会模式,可能让我们这代年轻人走的更远一些。因为宣言里说过,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现在依然,从未改变。

做不成艺术家的敏感者都是傻比

又有好一段日子没写博客了。
每次整理自己生活的时候,都怀着“要是每天都能坚持写技术博客,提升应该很快哈”这种观点。每次的结果就是写完一次之后再也不会去动笔。


“我的就是好的”
身上的民族情节应该从受精卵时代就存在了。所以到现在成为了情感上的癌症。。读过的书教导我,哪个民族中都有善恶;哪个民族中都有优劣。每每遇到同民族的人,还是下意识的相信同族人很优秀。大概我一直是个相信因缘的人。乔帮主的演讲中讲过,“每个人生命中所有的碎片将会在某一刻紧紧的凝聚在一起。所以必须信赖某些东西─直觉、归宿、生命,还有业力。。”。


“造物主的游戏”
人生就是一场造物主的游戏,这个游戏综合模拟经营+即时战略+恋爱养成………………这游戏真的挺难玩。没有任务列表和属性面板;没有新手保护和友情提示。一切的东西都要自己设定,自己收集,自己完成。现在的我想收集一些things:人,情感,技能,回忆……太多太多东西。。又不知道收集了之后究竟可以收获什么。只能去相信有一天这些things会天然的凝聚到一起,让造物主的游戏更完满。这个游戏,只为了找一个答案。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这段时间真心的累,尝试着去改变自己,改变对世界的看法。曾经的负面情绪治疗虽有进展,但还没治疗彻底。放不开自己,放不下很多东西让自己过的累。被政治、文化荼毒后,怎么从这个大坑中跳出来。
我在尝试,一直在尝试。


“克制”
在这条上犯过很多次错误,荷尔蒙一次次的坑害我。绝对不会再被所谓的激素所左右了。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谨记。。。。

喜欢用排比的毛病就TMD改不掉了。。。屮。

从明天开始 做一个幸福的人

if($life == false){
    die("fuck this world");
}

从三月份回来之后 经历了太多心里阶段。
一直叮嘱自己,对于遭遇的人和事情,“认真你就输了”。但是有很多时候还是无法释怀。修身这件事对我来说还真是个困难的差事。

三月份刚刚回来就赶上一大串人事变动。叶杭杰、徐伟鑫、张晓、王超、李新民、黄丽、赵小连、王聚家,这些我看来都很和善很出色的人全都离开了这个地方。

紧接着就是一段时间的悠闲期,这段时间把linux的功课扎实了一下,但对于业务没起到任何作用。。神哥在刚来的时候就说,还是抓紧时间想学点什么学点什么吧。我一直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到现在仍然似懂非懂。。

从小到大,对于人事上的事情我都是很不在行的,每当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每当不同意他人看法的时候,总会闭口不言。学会笑着面对每一个人,给所有人最大的尊重,尽量避免冲突。我不知道这么做来究竟是对还是错,只是知道这么做自己会觉得最安全,不践踏别人的利益和面子,也最大化的保存了自己的利益。
不过这样做真是很消耗精神能量,当这种状态持续保持一周后,自己必然会进入一个萎靡不振的状态。如果再加上工作任务较多的时候,焦虑、恐惧、愤怒都随之而来。恐怕我的气量还需要锻炼相当长的时间。

程序员最较真的事情莫过于技术问题,每个所谓的优秀程序员可能都会沾染上这个问题。我要尽量避免在技术认知上与其他人冲突。之后,我会以普通程序员自居,对于自己技术认知上的事情,不与别人讨论。只是在自己的项目中进行实践则好。否则真的会变成了不懂人情世故的技术痴。

和之前的看法一样,修身过程中,技术问题只是次要问题。想要在生活中有经验值,主要任务是做人。我会做一个和善的人。

我的目标:在外面的时候做一个有人气、性格开朗的普通程序员,技术方面绝不表现出众。
就好像在学校里,学霸们是成绩最好的,但不一定是最受欢迎的。承认自己成绩不好并没有什么不妥。

为什么程序员的社会地位不高?

说什么为了家人努力工作的人 结果都不会有大成绩(cos Gintama)

今天反应过来一件事。。
自古有成绩者,从来没有逼迫自己做不愿做的事而获得的成功。
而是先有绝对的动机(目标),才有做出成绩的可能。
先有了“我要做”的信念,才有做出成绩的可能。

自己真的不喜欢当前的工作,但是没办法。只能努力的逼迫自己继续工作。消磨自己的心智。是不可能有作为的。无论从事什么行业大都如此。
金钱,只是在实现理想过程中捎带着获得的产物而已。这也契合了我一直追求的“站着赚钱”的理想。
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是不工作哪来的饭吃,哪来的钱付房租呢。所以不得不逼迫自己进行不喜欢的工作。因此有时候也会营造出虚假的“理想”。比如程序员在苦逼编码的时候会想着,“我要早日升到**经理的位置,那样就再也不需要受这份苦了” 。实际上即使他升到了**经理的位置,真的解除了编码的那份苦逼,也还是不清楚自己生命中到底想要什么,他会继续在**经理的位置上继续苦逼着。
上述特点在大多数人身上都有,他们是一群没有目标没有理想的人。你问他们“HEY MAN,你生命中究竟想要什么?”他们给出的一般是“希望家人朋友健康和幸福”、“有很多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家人”等等答案。
诚然,亲情是每个正常人都应该重视的。但这大多数人根本没找到自己的目标,没找到活着的目的(也就是真正喜欢做的事,真正要做成的事,或者叫做真正感兴趣的事)。只是一味的拿亲情搪塞别人和自己。一方面能表现出自己有多么多么的孝顺和懂得关爱;一方面又避免了选择理想上的尴尬。久而久之连自己都骗了。自己心里也认定“啊!原来人生就是这么痛苦的”。其实他们只是没有真正的理想,只是努力想让自己不再缺钱、不再痛苦的工作,可以随时的吃喝玩乐。仅此而已。。。。

现在的我就是如此啊!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啊!亲!T_T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让生命过的有意义,真正活在追求理想的进程中”。
问题有了,根据问题往回推就好啦。
首先我能想到的就是,乔布斯斯坦福大学演讲的内容:

“再次说明的是,你在向前展望的时候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只能在回顾的时候将点点滴滴串连起来。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勇气、目的、生命、因缘。这个过程从来没有令我失望(let me down),只是让我的生命更加地与众不同而已。”“有些时候, 生活会拿起一块砖头向你的脑袋上猛拍一下。不要失去信心。我很清楚唯一使我一直走下去的,就是我做的事情令我无比钟爱。你需要去找到你所爱的东西。对于工作是如此, 对于你的爱人也是如此。你的工作将会占据生活中很大的一部分。你只有相信自己所做的是伟大的工作, 你才能怡然自得。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 那么继续找、不要停下来、全心全意的去找, 当你找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就像任何真诚的关系, 随着岁月的流逝只会越来越紧密。所以继续找,直到你找到它,不要停下来!

我想,乔老意思可不是说“我活不下去了,于是我和讨厌的工作妥协了,忍受这份痛苦吧。”他的意思是说还要继续去找,找到那件“无比钟爱”的事情。对于工作对于爱人都是这样,他可不是让人们对付对付过日子,接受讨厌的工作,甚至强迫自己喜欢这份“将就”。
所以,得出了上述问题的结论:只有自己变成乔老所说的“内心不再惧怕,永远保持信心,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还没找到,请永远寻找”,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何变成上述所说的人格特质呢?”
放眼望去,貌似所有的传记类书上都没有写。在这里举几个例子:

  • 艾伦图灵从10岁就开始自己研究化学实验,12岁就可以更改乙醇的碳链结构了。
  • 史蒂夫乔布斯辍学,挑战自己的老板,做出了打砖块(Breakout)。后来又去印度朝圣。接下来就是苹果的崛起。接下来是NEXT 皮克斯........
  • 爱因斯坦和牛顿就更不必说了,他们从未逼迫自己做什么。牛顿躲瘟疫的时间捅咕出微积分和万有引力定律。爱因斯坦10岁左右就接触高等数学与物理学,然后在专利局工作的闲暇捅咕出自己的狭义相对论。
  • PS:看过杰克韦尔奇的自传,上面貌似没说什么重要的东西,都在管理、人际关系、生产关系、然后又说管理。
  • 所以关于“如何变成上述所说的人格特质”的问题,也就是如何“修身”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暂时没找到。
    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就是二代,那么有家庭充裕的时间把他培养成政治家或者企业家。可惜的是大多数只是零代(期待咱们都变成一代)。
    其实身边的很多人都让我觉得“天赋异禀”,但是他们依旧因生计而做了妥协。他们没有解决“修身”问题,最怕的就是“生存问题”与“面子问题”,甘愿选择与大众人活的差不多。他们本有机会成为名人的。可能概率无时无刻不在筛选着吧!概率抛弃了他们,让他们为生计犯愁而做出妥协。如果某天我真的解决了“修身”问题,身边的这些有天赋的朋友也会能够做些他们喜欢的事情吧。

    PS:我始终没看到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天赋,可能自己的天赋就是“善于发现别人的天赋?”,但是这天赋有毛用啊?- -#

    在我自己身上来看,自己的状态始终都在焦虑与放纵之间徘徊着:

  • 小时候惹祸了的时候在焦虑中;玩游戏的时候放纵;
  • 初高中的时候期末考在焦虑中;玩游戏和逃课的时候放纵;
  • 大学的时候期末考在焦虑中;玩游戏和逃课的时候放纵;
  • 毕业之后上班和缺钱花…..无时无刻不在焦虑中;貌似没有放纵的时候;
  • 最近半年最大的几次焦虑一次是发生在创业失败后独自的兼职时光、一次是独自去看望一个状态不好的朋友、还几次是独自蜗居在成都做兼职的时候。

  • 焦虑的时候就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在乎,认真就输了”。也会读一些心理学分析书籍,有很大的缓解作用。之后隔一段时间忘了书的内容,又会循环着出现焦虑。时常以为自己懂得了什么叫做“不在乎”,其实并没有真真正正的懂得。昨天还是读《庄子》,体会了一点清静无为,才能写出这篇东西。如何保持这份淡定的心态,也是我继续要研究的问题。
    有淡定心态才可以研究,研究的问题又是如何保持淡定心态。这对儿活宝是挺讽刺的。

    焦虑的时候会思考几个问题:

    • 我到底今后要做什么,难道就这么庸庸碌碌的在焦虑和放纵间徘徊一辈子?
    •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怎么去找?有没有现成可采用的“寻找自己理想”的攻略什么的?
    • 我做了我喜欢的事情之后,会不会真真正正的活不下去了?

    说来说去这些问题还是四个字:保障生活。
    罗振宇说,只有在保障生活的前提下他才敢于尝试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想这么看,这个结果对于屌丝来说太讽刺了。我想找到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让我们在活着的前提下,不再思考以上三个问题。
    这篇文章先留着做记录。之后会有其他的文章扩展这个话题。

    当我想到的时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