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商业目录 下的文章

20160408

20160408
《感动 如此创造》,是一部好的随笔。前半部非常有教导性。之后没事要多读读,其实创作者的心态很大一部分都是相通的。
这几天肌肉一直不自主的震颤,左手手腕的伤又回来了。很烦躁很烦躁。
。。
昨天又开始想,最快的来钱方式是不是根据宏观形势去投机倒把。。现在想马上把自己从大坑里解救出来。
我的这种方式很少有人去做,很少人像我这么无厘头,这么蛋疼。可以说几乎没有。


终于看完了《卜洛克的小说学堂》,这真心是一部好书,比起斯蒂芬金的书更加详细!斯蒂芬金是告诉你如何生活用什么心态。而这本书可算是真正的教学书了,深入到角色、故事架构、灵感、甚至起名字这些具体的事情中来。让人对写作这件事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

20160405

20160405

昨天又断更了。
昨天读了斯蒂芬金的写作这回事 : 创作生涯回忆录。
300页的书读起来还真的一气通贯,几乎没有任何间歇。我想这就是文法好的作者带给我的一种体验。
写小说这样的事,其实是很随意的一件事。我在开始一个小创作的时候,总想着工程方面的问题。我应该如何去架构背景啊,角色是否要找到现实中的原型人啊,具体细节是否要分成一块块的啊,结局是不是应该先定下来啊,诸如此类。
然而斯蒂芬金的原则就是一切随意,只有你想写,就足够了。小说不是用来完全迎合大众的产品,他更多的应该是写给自己的故事。而且从来不应该以盈利为主要目的去创作。创作的目的只有一个:无论赚钱与否,我都想写。
创作的流程:
第一稿。只给自己看,不要给别人看。
第二稿,开始给几个体验者去看,然后询问他们的体验是否良好。不要期待所有人的反馈都是好的。第二稿=第一稿-10%。
第三稿,文法、格式矫正。电子稿矫正。
创作,原来是很随意的事情。把角色放到环境中,任由其发展就好。

创业者们,从来都不是英雄。也几乎不是预言家。
马云过度的投入到社交圈里,用来往与微信竞争,结果不说大败,应该说从来未进入过战场吧。
腾讯无脑抄袭一些游戏,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进军电商之后所谓的拍拍网死的很惨吧。现在被京东所代替。
李彦宏就更别提了,这人说着没活着都是一个未知数。
周鸿祎天天被人骂八辈子祖宗。。。
我觉得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他们的成功都是一场意外的结果。说是意外的意思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一件事情一个项目做下去之后究竟能不能成功。所以,干嘛天天纠结他们讲的所谓的创业课程呢?
创业的环境被政府、老玩家所构建,如果不能异军突起的话,追随所谓先人的脚步,应该得不到任何好处。。。

现在听着勃拉姆斯的《摇篮曲》,心里十分宁静。我可以无视慌乱,大不了一死,没什么可怕的。这个操蛋的世界,本已够可怕了。

补上了我一直没心情看下去的《玛丽与马克思》,这部单纯而美好的影片还是让我差点流泪。。这只是一部戏,但是好像又不只是一部戏。

20160331

20160331

看了unity手册的看到创建游戏这一章 死活看不下去了
不能影响状态

今天晚上把慕课网的maya教程看完了。这个老师还是很不错的,手法也娴熟,讲的也详细,还是德国某3D动画片的动画组长,我很细心的接收了他的知识,并选择不玩3D建模。。。
这工作和编程的性质还真的比较类似,外行人感受不到一个模型的创建有这么繁琐,如此娴熟的手法建立一个车模型也要3小时,对于新手来说可能一天都画不出。
对于与3D建模这个职位上下衔接的人,不知道他们能否体会建模里面的艰辛,就好像编程时候的“牵一发动全身”

上问曰:“如我能将几何?”信曰:“陛下不过能将十万。”上曰:“於君何如?”曰:“臣多多而益善耳。”上笑曰:“多多益善,何为为我禽?”信曰:“陛下不能将兵,而善将将,此乃言之所以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谓天授,非人力也。” ——司马迁《史记·淮阴侯列传》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内向的人,是个适合安安心心搞技术的人。不适合做管理职位和公务员职位。但是从现在社会对待技术人,也就是匠人的角度来看。大家貌似都是这么想的,对于技术貌似都很娴熟,而对于管理学和人际交往方面的东西都很鄙视和不去接触。
这个情况也逼迫我去学习管理和团队建设方面的事情。。。
因为现在的管理学太LOW了。很大一部分地方,无论是政府,大小企业,说的好听点就会管理人,说的不好听点就是强权暴力。
“我给你发钱你就要听我的“,”我是你领导你就要听我的”,这种心情比比皆是,然后滋生出很多只会溜须拍马的无能人士又以能“驾驭”这样的上级而自得其乐。
我和大家的选择,始终都应该是相反的。。。对,反的。

FC游戏带给我的启示

刚才给奶奶打电话询问了生命中第一台电子设备—小霸王学习机的来历。没有问到太多有用的信息,这台小霸王应该是95年左右被爷爷入手的。当时也没什么太在意的游戏卡,90坦克超级玛丽这些东西。
当初在姨夫家玩游戏的时候,曾经一度觉得FC游戏其实也没乐趣,那时候的FC卡带仅限于小蜜蜂、超级玛丽、90坦克这些玩烂的东西。其实当初我就应该明白,游戏机只是内容的载体,游戏内容才是人们真正感兴趣的东西。
等到我考了第一名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游戏卡带真的不是这么平庸。
爷爷买的卡带:热血足球,冒险岛3,魂斗罗部队,忍者神龟3,双截龙3,6-1
爸爸买的卡带:三目童子,鳄鱼先生,踢王?4-1
实在记不得了,如今卡带都已丢失。
当初收货的快乐,很大一部分来自对游戏音乐的欣赏。优美的旋律,配合游戏的可玩性,再加上小孩子特有的代入感。

这些FC游戏告诉我,好曲子根本用不到hypersonic。


达芬奇其实也是一个很容易拖延的人,有N多项目其实都没有完成。这一点上我与他也比较类似。开了好多坑,却都没填上。。哈哈哈哈 好蛋疼
“对世界的态度像个异常冷漠的观察者”

看完了达芬奇笔记,大师果然是大师,左撇子果然是左撇子。我觉得大师一直生活在比较孤独的环境中。现在的我正好是这个状态,要挺过去。。。

游戏设计

先阶段游戏设计就是不酷。。为啥不酷呢?
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把。。。可能就是暴力美学也好 残酷美学也好 死亡美学也好。。
我们要注入反叛精神。
SO。。如果我开发游戏的话,绝逼让自己的游戏不一样,要多恶心又多恶心,要多恐惧有多恐惧。
人类体验恐惧的好奇度和忍耐度实际上是无极限的。。


我要给所有的死亡都加上死亡特效
让火烧死的就烧成骷髅;让冰魔法打死的就冰冻粉碎僵硬;让腐蚀术打死的就全身变色溃烂腐化,类似化尸粉;让物理攻击打死的可能就大量出血支离破碎;。。。。。。。
小怪应该像BOSS一样难。打一个小怪要2分钟。血多 经验也多。。BOSS战最好类似WOW是副本战 10分钟才能打死
VR的手持设备 与这种第一人称游戏模式正好能够结合到一起,让玩家可以用各种动作去格挡刺杀,这个VR手持设备上应该类似星球大战的极光剑吧。。上面有1-4个按钮?貌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