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商业目录 下的文章

A million for everyone

上大学时我和奶奶说过一句话:人的思想阶级和他所拥有的个人资产是成正比关系的
,只有思想达到那种高度,钱财并不是很难获得。诚然有一部分有先天资源的人可以
获得和思想不对等的资产,他们又往往被称为暴发户。

今天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一百万的资产,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加
美好?我的答案是不会。我们生活在比较之中,当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台保时捷的时
候,人们又会开始比较更昂贵的东西了。

每当想起这样的结局,心里就会觉得不爽。大部分活着的人为了身边的家人和朋友而
努力拼搏。换句话说,大家的梦想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并且只是这些人能够发达,这
样才能从比较中获得认同感与优越感。许多曾经和我聊过的人都说过我:把自己管明
白就得了,还有啥闲心管其他人的事情。是的,我确实是瞎操心了N多年。
“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现在准备去修炼自己的思想阶级,不再管太多陌生人的幸福和安乐。

纯种的商人

"在中国,做一个纯种的商人,必死!"
在商界,胡雪岩胡大人的传奇形象一直被所有从商者顶礼膜拜。仿佛分析透了胡大人的人格后就可以分析出中国千百年来国民的漏洞,利用这个漏洞可以让人一夜暴富,可以让人飞黄腾达。所以一直以来,以胡大人为主题的书籍一直最为中国商人所吹捧。
我的印象中,家里有过经商经历的人都有一副神神叨叨的面孔,他们遇到无论生人熟人,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如何赚钱,如何如何经营。在远处瞧,颇有传销的气质。中国的商人,能称为真正商人的人,我还从未见过。身边所谓的小商人,更多的是手中拥有某某渠道,可以享受某某特权。针对这一特权获得各种性质的垄断,从中牟利。这种商业被称为“特权商业”,也就是胡大人传记中描述的商业形式。而刚才我提到的真正的商人,应该是大众所知道的爱迪生、乔布斯,这些发明家与推动世界变革的人。
最近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出炉,前三席位被BAT三巨头无压力占领。诚然,这是一个抄袭都能"成功"的时代。但是在这个抄袭的社会中,产品能带给我们的人文关怀已经越来越少。在消费中,我已经很少体会到第一次看到智能手机的那种类似"性高潮"的快感了。
"特权商业" VS "创新商业"

今天与一个刚离职的女同事聊了一会,突然感觉到当年创业中与创业后的感受了。在工作中与她合作是非常困难的,她常会把一些很简单的事情傻瓜化、复杂化。我常常宁可独自完成一份工作也不愿意与她合作,产生了恐惧心里。而知道她离职后的交流,又如老友一般可以随心所欲的谈一些工作中本不该谈的话题。
在工作中,在压力中,我会因为一个人的能力迁怒于他,并给自己更大的压力感。而在没有工作与创业的氛围中,又会因为他人格的和善感到欢喜。

我遇到过无数人喷自己的同事,喷自己的领导与老板。现在想想除了人格的差异之外,更多的矛盾是自身所处的地位决定的。按照现行逻辑与制度运行下,只会获得这样的产物。如不改变制度,多少年来下级与领导的互相认同,也只能作为餐后扯淡的一个话题罢了。

在中国做一个真正的商人,无疑是自寻死路。
弱国无强商,仅此而已。

这辈子当不上乔布斯了

对乔布斯的狂热追逐是我身上难以摆脱的痛。

如果当年乔布斯没有遇到沃兹的话,会不会也与我现在一样?在乔布斯传中。乔布斯拥有巨大的魅力,可以扭曲他人的意志为自己的。可以把谈不成的买卖谈成,可以激发出人的潜能等等。老乔被神化了,其实他也有很多办不成的事情。如果不是依靠之前在雅塔利认识的那些大佬们,他应该没有机会遇到迈克马库拉;如果沃兹不认识他,他也没机会在25岁拥有千万美元的身价。

乔布斯是一个极端的产品体验者,可以体验任何一类产品。他在指导所有人什么是最好的,他完全可以代表消费者。在一个团队中,这样的产品体验者是不可或缺的。他可以在千万个庸俗的产品中发现拥有真正价值的产品。的确乔布斯有着非凡的能力。

我想学又学不到的恰恰是乔布斯那种获得他人帮助的能力。。。。

已经准备从一个程序员转成一个面点师。

走马观花吧。。。

如果老高和大龙全都回来了的话,我们会有一个最扎眼的早餐车。。。

创业真的不是一个玩笑和一个牛逼。。。

 

从个人的角度评析此次创业失败的原因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做类似'比邻店'模式的超市送货供应,不知不觉就加上了外卖信息业务,再然后不知不觉砍掉了超市送货信息。我现在已经无法回想起这些不知不觉是如何发生的了,做什么内容十分不确定,怎么去做也十分不确定。这样的情况是非常不好的,因为我们太健忘吗?还是我们意志力不够坚定?

来到北京之后,从最开始的汹涌澎湃到之后的尴尬蹩脚。矛盾出来的太多了,虽然我们已经做好了遇到问题的准备。但问题出现时,我们仍然一筹莫展。

1 关于做饭,扫除,刷碗,买菜的细小问题,虽然事情小,但是对于追求公平公正的团队成员来说,'事小理大'的模式已经根深蒂固,而且出来创业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公司的制度中存在不公平。日常内部的事务总要有人处理,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行政人员。以团队大管家的姿态来负责这些事务。

2 关于工作认同度的问题。 我作为一个程序员来说,不贪图所有人都理解我的技术层次,理解所有项目的大致工期和难度。我只追求的完全互相信任模式完全没有出现。就算是好多年交情的人还是觉得在遇到具体事情的时候'人是会变的'。这是不是80后普遍的情况我不得而知。小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当官的,管理层,经理等人就是拿权力压人,只是个下指令的人。只要混到了那个阶层,生活就会开心加愉快。现在我不会再这样认为了。做决策的人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在市场竞争很激烈的情况下。从低级阶层爬到高级阶层的人尤其知道低级阶层的工作难度,知道他们付出了努力还是每日偷懒(体谅与否就不确定了)。但是低级阶层是很难知道高级阶层每日遇到的困难的。于是我小时候就产生了当官官人=幸福生活的思想。这种情况也发生在隔行的事件中。运营人员觉得开发人员的进度过慢;开发人员觉得运营人员每日的工作就是催促自己完工好拿提成,其余的什么都不做;设计人员觉得销售人员就是个中介;销售人员觉得设计人员就是设计仓库;现在我觉得这种情况是很难解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中央集权,找一个懂得大部分人工作性质的专门负责公平公正和公开。但这种情况下更容易出现暴政和独裁,尤其是团队中都以年轻人为主体的时候。不一定哪天谁会变成格瓦拉。

3 针对项目起步的最开始阶段,我们高估了项目回收成本的时间。预计四月份马上就能获得盈利然后开始招人;我又错误的估计了四个人拥有的本钱;又忽略了用户推广这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从最开始的计算成本和盈利数目的阶段我就犯了很多错误。主观臆断商店数量和推广的转化率。这些都是一个人的时候需要主动思考的问题。把所有的信息调研清晰然后再做判断会更好一些。

4 对于互联网产业,团队还没有很好的知识储备量。 对于pv 服务器 域名 备案 推广等等问题我应该提前预警。对于公司的远大规划中,未来会缺什么职位,招几个人。团队成员都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蓝图在脑海中。但是全部成员连互联网的职位都认不全。我作为接触电脑最久的人。这些知识也是半斤八两。之后还要更加关注这方面的知识才行。

5 我没有看清市场是变化的。 2013年的ele会自我消亡,但是背后的资本力量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拉入大众点评与腾讯之后,预示这不会这么快的消亡了。虽然CEO是狗屎,但是资本就要他是狗屎。我怎么能忘掉这么简单的原理然后欺骗自己呢。可悲可悲。

总之,实现其乐融融工作模式的路还很长,虚心学习和研究才是我现在该走的路。

掷骰子 定前程

定下来去南京了。房租套一千元的价格还是能够接受的。我会先去南京,安顿好了之后老高随后到。但是他依旧不知道他究竟喜欢什么行业,要在什么行业下大展宏图。

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懂得很多,自喻为天才类型的人。现在来看并不是如此。这颗骄傲的心,在一个县城中展露的野心,现在总算是碎彻底了。

今天查看了南京的工作。没想到tucao竟然在南京。或许我到了之后应该投投看。接下来又看了bangumi,竟然没有招聘,不禁令我好奇这究竟是什么项目。调查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类似众酬形式的发起模式。一切已共享开源为前提。特别是作为发起人的sai,90年出生,现居英国,08年独自开发bgm的alapa版本,现在已独立开发出至少10款iOS应用。这样的一个人都没有冒尖,还是靠着阮一峰和沈一鸣才被我查到。难道不在30岁人的阴影下站队真的就看不到未来了?

总之,赵云鹏不要天天再做什么春秋大梦了,眼前的Linux,git,javascript,canvas,python,objc,nginx,apache,mysql哪个你弄明白了?有什么资格提创业。

这样的情况下你就业,挑城市,挑工作性质,挑朋友,挑生活质量,你要的能再多一点吗?眼看着blog的年费都缴不起了。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呢。

接下来把上述的东西都搞懂了,然后再加上nodejs,否则不要谈什么创业,不要谈什么产品经理。你不够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