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商业目录 下的文章

从个人的角度评析此次创业失败的原因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做类似'比邻店'模式的超市送货供应,不知不觉就加上了外卖信息业务,再然后不知不觉砍掉了超市送货信息。我现在已经无法回想起这些不知不觉是如何发生的了,做什么内容十分不确定,怎么去做也十分不确定。这样的情况是非常不好的,因为我们太健忘吗?还是我们意志力不够坚定?

来到北京之后,从最开始的汹涌澎湃到之后的尴尬蹩脚。矛盾出来的太多了,虽然我们已经做好了遇到问题的准备。但问题出现时,我们仍然一筹莫展。

1 关于做饭,扫除,刷碗,买菜的细小问题,虽然事情小,但是对于追求公平公正的团队成员来说,'事小理大'的模式已经根深蒂固,而且出来创业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公司的制度中存在不公平。日常内部的事务总要有人处理,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行政人员。以团队大管家的姿态来负责这些事务。

2 关于工作认同度的问题。 我作为一个程序员来说,不贪图所有人都理解我的技术层次,理解所有项目的大致工期和难度。我只追求的完全互相信任模式完全没有出现。就算是好多年交情的人还是觉得在遇到具体事情的时候'人是会变的'。这是不是80后普遍的情况我不得而知。小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当官的,管理层,经理等人就是拿权力压人,只是个下指令的人。只要混到了那个阶层,生活就会开心加愉快。现在我不会再这样认为了。做决策的人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在市场竞争很激烈的情况下。从低级阶层爬到高级阶层的人尤其知道低级阶层的工作难度,知道他们付出了努力还是每日偷懒(体谅与否就不确定了)。但是低级阶层是很难知道高级阶层每日遇到的困难的。于是我小时候就产生了当官官人=幸福生活的思想。这种情况也发生在隔行的事件中。运营人员觉得开发人员的进度过慢;开发人员觉得运营人员每日的工作就是催促自己完工好拿提成,其余的什么都不做;设计人员觉得销售人员就是个中介;销售人员觉得设计人员就是设计仓库;现在我觉得这种情况是很难解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中央集权,找一个懂得大部分人工作性质的专门负责公平公正和公开。但这种情况下更容易出现暴政和独裁,尤其是团队中都以年轻人为主体的时候。不一定哪天谁会变成格瓦拉。

3 针对项目起步的最开始阶段,我们高估了项目回收成本的时间。预计四月份马上就能获得盈利然后开始招人;我又错误的估计了四个人拥有的本钱;又忽略了用户推广这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从最开始的计算成本和盈利数目的阶段我就犯了很多错误。主观臆断商店数量和推广的转化率。这些都是一个人的时候需要主动思考的问题。把所有的信息调研清晰然后再做判断会更好一些。

4 对于互联网产业,团队还没有很好的知识储备量。 对于pv 服务器 域名 备案 推广等等问题我应该提前预警。对于公司的远大规划中,未来会缺什么职位,招几个人。团队成员都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蓝图在脑海中。但是全部成员连互联网的职位都认不全。我作为接触电脑最久的人。这些知识也是半斤八两。之后还要更加关注这方面的知识才行。

5 我没有看清市场是变化的。 2013年的ele会自我消亡,但是背后的资本力量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拉入大众点评与腾讯之后,预示这不会这么快的消亡了。虽然CEO是狗屎,但是资本就要他是狗屎。我怎么能忘掉这么简单的原理然后欺骗自己呢。可悲可悲。

总之,实现其乐融融工作模式的路还很长,虚心学习和研究才是我现在该走的路。

掷骰子 定前程

定下来去南京了。房租套一千元的价格还是能够接受的。我会先去南京,安顿好了之后老高随后到。但是他依旧不知道他究竟喜欢什么行业,要在什么行业下大展宏图。

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懂得很多,自喻为天才类型的人。现在来看并不是如此。这颗骄傲的心,在一个县城中展露的野心,现在总算是碎彻底了。

今天查看了南京的工作。没想到tucao竟然在南京。或许我到了之后应该投投看。接下来又看了bangumi,竟然没有招聘,不禁令我好奇这究竟是什么项目。调查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类似众酬形式的发起模式。一切已共享开源为前提。特别是作为发起人的sai,90年出生,现居英国,08年独自开发bgm的alapa版本,现在已独立开发出至少10款iOS应用。这样的一个人都没有冒尖,还是靠着阮一峰和沈一鸣才被我查到。难道不在30岁人的阴影下站队真的就看不到未来了?

总之,赵云鹏不要天天再做什么春秋大梦了,眼前的Linux,git,javascript,canvas,python,objc,nginx,apache,mysql哪个你弄明白了?有什么资格提创业。

这样的情况下你就业,挑城市,挑工作性质,挑朋友,挑生活质量,你要的能再多一点吗?眼看着blog的年费都缴不起了。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呢。

接下来把上述的东西都搞懂了,然后再加上nodejs,否则不要谈什么创业,不要谈什么产品经理。你不够资格!

失败是另一种形式的重生

我们失败了。第一次创业这么草率,这么效率的团扑,令人发笑。

在外界来看,这就是几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不自量力的结果。但是我依旧不服输,死都不会承认社会的这种发展才是人们真正想要的生活。年轻人被压抑好久了,难道还要承受更多的痛苦吗?这次来北京,最大的收获是我找到了这么多年当屌丝的根本原因,这条缺点不改掉,我的人生铁定是悲催的。

这些日子看了逻辑思维后,觉得罗胖子说的还是比较有道理,那16字真言无论对错,从释放个人自由的角度来说可以让所有人点赞。我决定试验这种生存方式。

转身:不拼产品经济,更多的关注体验经济。尤其是自己也可以作为客户的类型。

立定: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成为小众精英。兴趣能让你长知识。

呻吟:通过人际关系传播,形成影响力和爆发力。

躺下:一千一百十的原则

首先,在体验经济中发掘一项自己的兴趣,将这项兴趣转变成自己的事业;然后在这项事业上加点创意,最好能够弥补市场的空白,或是开发出全新的体验模式;推广方面先从影响身边人做起,不断提升自己在事业圈中的影响力,成为圈内精英;再就是要了解用户需求,给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最后剩下的就只是坚持了。

 

首先从找到我自己所有的兴趣开始,我的兴趣实在是太多太杂了。。哈哈哈

总之先络上人脉吧。csdn  weibo。朋友圈。人人网。还有这里。

而且还要有一台笔记本,不是很重续航长一些的macbook。

又开始要的多了。。。

夜半思言

我们都失去激情了,这是不争的事实。拖着一条冗长的烂尾在前行。除了我没有人体会到这不只是一次赚钱的经历,更是一次对人格的洗礼。创业成功后,现在这个自己会脱胎换骨,围绕在我们身边的所有人都会产生变化。因为面子问题而触发的这些情况实在是叫人郁闷。

小野说的不和谐因素我并不清楚是什么,只知道这东西跑不出我这边。如果我都成为了不和谐因素,假如我out后,剩下的人能够撑起多大天地不得而知。老高今天说,创业中锲而不舍的精神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如果思维也和之前一样的固化,一样的锲而不舍,这无疑是自取死路。我认为这话非常有哲理。

之后要开始验证兜兜送的根本实用性了,如果验证是一坨屎,我的猜想得以验证,但是不是为时已晚?如果验证机会很大,那应该代表我还没到达创业的火候,每次演测基本都不正确,那还创什么呢?撞大运吗?

无论什么情况,对我来说,都不是个好结果。

大会总结结束,多谢光临

今天真是休息了一天,一行代码都没有写。把能做的家务全都接过来了。

但是他们的感觉依然不深。之后还是继续这样吧。面对团队中刻意追求公平的趋势真是没话说了。或许就真的有人要绝对的公平,不然宁可团队死亡。如果够意思可以拿来当饭吃,那男人们就都不会饿死了。

说来说去,还是感觉团队的基础知识不够。刀头舔血的奋斗不能获得美好的未来。今天开完会,给我一个感觉,团队中都心知肚明分成了两派。可怜之前老高还要和他们出去跑营销。。这个团队的希望已经不大了。我没有回天之力。

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没有计划而只有拼劲。

大家认同我的能力但是不认同我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令人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