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记 0606

記得那次 我做大舅的車從哈站到醫大二院看心臟病 期間經過黑龍江大學 我看著那五個金黃色的記憶猶新的文字,淚水奪眶而出。


想要梦战的元帅已经到了等不及的地步。

美美这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她真的要做一个隐居者吗?到底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

我以为她已经去麦田音乐节了,结果是在9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