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若莎的理论很好,但是我有一点是不理解的。
他对于实体有这一个叫做“不可分割”的理解,但是怎么可能不可分割呢?按照哲学史里面的形容,貌似是找不到一个词汇来描绘分割部分就可以。。
但是我生造一个词来形容不可以吗?比如说一滴水的三分之一部分我把它起名字叫做“大壮”行不行?
我无时无刻都想起来王受之说的“你说老外要如何翻译中国这个 骚 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