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去办理了身份证
依旧是有推托的模式。

昨日三舅回来了,感觉心力没有之前那么足了。

今日早上与姥姥聊天,她的内心中还是崇拜官僚主义与国家形态的。
换句话说 只要是国家给的国家认证的就是好的。只要没有,就是垃圾的。
这样的情况下,我估计二宝、大宝还有我跟这个话题要避免与他们进行任何交流。

他们从某一个方面来说,还是崇拜公权力的,比如康璐现在的状态。

我想,我又要再次踏入对赌的情况了吧,不过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本来就是不笑不足以为道。他们要是觉得行的道路,往往就行不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