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从云南回到黑龙江之后这段时间的总结

回来大概就没真正的疼过,最后一次疼痛是在飞机上,大概是饿的?

但是回来之后确实有两次胸口发热的情况。

对于姑姑那边,我真的觉得我不该再过去了,尤其是我想找的衣服什么的也都找完了。
她那边与我那位新姑父的家庭已经算是融合到一起了,也难怪我姐要出去,这也算是一个小原因。
她去了北京,我又有些埋怨自己的无用。然而回头一想,这大概在2012年她结婚时就已经注定。

依兰这里感觉没地方洗澡,没地方干什么的。而且我还怕不干净。最好的情况大概是去找宾馆?

然后,过年的时间,家里好多人都回来,到时候我还真觉得就不差我一个人的地方了。看情况吧。。我这晚上连上药都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