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五天以来过的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反省自己,最大的罪过就是让一个路由器气愤成这样。。
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低劣的自私的人和事情,自己就会干生气。。。这才是我自己最大的罪过把?
这种情况,大概都是些锻炼、好吃好喝所弥补不了的。。。脾气急躁、点火就着、老翁评我、火爆辣椒。

不知道父亲当年是不是也一直是这种脾气,对自己严格、对家人严格、对一切的一切苛求而且急于求成。。。现在我这种所谓的匠心终于招来了报应。

明天去做胃镜检查、再做一个肝功能检查。。

期待自己能快些好起来。。

有了这次之后,我应该是不必再去大西北找什么死亡的感受了,我可以找得回究竟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事情。。我应该可以能够沉淀下自己的内心。。

同时,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孤独和曾经的快乐的环境。。无论是在匹诺曹、和野哥走昆明国道、师范高中、大学寝室、跟JQ扯皮,想起来,倒是十分的让人伤心难过。
这就是怀念的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