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听好心分手,突然又领悟。于是记录一下 关于关爱之感想。

顺着二十岁理论来讲,很多人的价值观其实在更小的时候就已确定。比如说一些在初中就不再上学的人们,他们的二十岁理论比起本科生来的更加的早。

一旦定性了之后的人,就不太会再跨圈子,于是这些人喜欢的另一半,仅仅是符合这个圈子里的一些特色。两个人认识之后,互相如何的表示好感呢?其实就是把符合这个圈子的一切套路做一遍而已,可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突破。
比如两个混社会性质的一对儿男女熟识了之后,约会去看戏剧的可能有多大呢?我想能看个演唱会已经算高阶了。

换句话说,一个人想找另一半的时候。只是到了时间点,然后在圈子内部拔选出最适合的那个人罢了。
这些情况中,最有代表性的大概就是酒吧邂逅了。
然后,他们大概可能会阶段性的更换对象与环境。在这期间可能会经历过酒醉、感慨、文字内容、朋友关系等种种事情。但是,无论怎么样切换对象开始所谓的新生活,不变就是圈子本身。
然后找一些,曾经拥有的幸福快乐、吵架、伤痛、分手等种种。
然后跟这些俗套的,可复制粘贴的事件中,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找到自己爱过的证据,认为自己多么爱得深、多么伤的痛。。。
他们追求的、期待的并不是某个独一无二的人,另一半换成谁都没戏,他们追求的本就是这种感受。

按我从小到大的圈子来看,赵云鹏认为至少有80%的人就是以上类型。

中国这个艺术市场,包括电影与音乐甚至小说,永恒不变的最可能受到欢迎的话题大概为此类。尤其是音乐,唱的让人感觉自己就为主角,一辈子大概都在追求这种东西。

现在这么来看真是 NA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