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找到了大学写的一些议论文之类的东西
真的是危乎高哉。。竟然开始觉得从前的文章出自大家之手既视感。
现在文法比当年之退步许多许多

这编程与哲学真不能混搭吗?

从当年一个看着朝气蓬勃的哲学青年,变化成现在的苦逼程序员。
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呢?


1544
问了二宝、大厨、翁老三个人“你们现在工作中用没用到 类似 有道云协作 这样的 可以多人在线实时编辑的平台”。
得到的答案还满心让我欢喜。
现在任何行业嵌入互联网的模式已经是越来越深了。无论是文档类、工程类的其实都有现成的系统与设计方案。
和他们比起来,赵云鹏自己更算是小巫。所以切记不要心高气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