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与野哥聊了好几个小时。。

首先,我感觉二姐在与和我合作上,确实是有一些心理感触。。最近也是确实在减少与我所讨论的东西。
我之前也思考过,对于很多的问题。。我总是知道什么绝对不行,但是给不出什么东西绝对行。

按照野哥的形容来说:小云你说前方有坑,但是给不出怎么去跨这个坑的办法,只是指出了有坑。。
反正我每次都是唱衰的那个人,我又是个自己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资源的唱衰的人。。。

所以,正巧划定了以后的任务本份。。。
不用去管为什么要这么干,只管去干好就好了。。这样倒是落得轻松。。。反正无条件信任,不只是关系上信任,能力上也信任。
无条件信任一个人是否欺骗,与无条件信任一个人能把题目做对。。。这样的两个信任是等号???

无所谓了。。。。。。。还是那句话,环境所逼 下海伴舞。既然伴舞,就伴好。。

反正改变不了别人,韬光养晦的改变自己吧。。我还是相信自己在不知道为什么要做的时候,也能把事情做好。


我的身份,是越来越像员工了。。。。之前在杭州的感觉特别明显。。。和那段时间的区别就是,只拿温饱薪水但是有股份。其实当初就该想到决策权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作,是一份换谁都能完成的工作。。区别就是拿不拿温饱薪水的问题。
我把未来能不能拿到回报的命题,赌在了一个我完全不知情的策略上。。。

这是?浪费生命? 这是不是又一个师兄?
我想这份买卖,现在是不需要我的。


是不是许多赚钱者是这样?。。。厌恶鄙视乌合之众,所以知道乌合之众的缺点,所以也能坑蒙拐卖乌合之众的钱,更进一步还能让乌合之众死心塌地的维护自己的正义性。。。
所以,只能赚自己鄙视的人的钱。。。才是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