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好人,对于未来与人生价值着实是毫无意义。他只是浅层的可被利用的一个元素。
最近的红黄蓝事件,换一个说法。资本家没有把其他人当人看,但是他们并没有什么惩罚。
只是在暴露出来之后,激起了人们对于“人格尊重”的反抗。

到了什么时代,资本家都是可以利用这些并不值得尊重的元素来满足自身的爱好的,哪怕是性爱好。法律规定的对与错,道德规定的对与错,都是扯淡。没有什么是不能被超越的。
在生与死面前,我想所谓是是否被性侵过好像并不值得那么的大张旗鼓。这就牵扯到生存的意义,自我生存和与外界的联系。用什么方式去思考这个问题,难道还要标准化吗?
假设一个朋友真的有这种爱好,大概我也不会打心底里厌烦,嫖妓就行,猥亵幼童就不行????
这个对与错的哲学道理在哪呢???老百姓们的经验论请滚犊子。
我大概只是从功利一些的角度去看待,未来会不会连累到我,将来我们是否会越来越远。

从来去唾骂一些道德问题就喜欢用一些,泯灭人性这种词汇。。。但是是否泯灭是谁界定的呢?什么是标准人性又是谁定的呢?法律吗?道德吗?百姓吗?我看都不是,有绝对的资源能践约这些又能怎么样呢?

有时候,开发国家,在国际上唇枪舌剑为中国赚取利益的,是他们。投资幼儿园干龌龊勾当谋利的,也是他们。去幼儿园进行消费的,也是他们。最上层想干掉的是他们。最底层痛恨的是他们。而且,你在资源与价值上是最想成为的也是他们。
所以他们,到底是谁呢?

最讽刺的人,或许某人在性侵别人孩子的同时,自己的孩子其实也在被性侵。这是一个单纯的资本问题吗?不仅仅是,这反射出的是一个国家社会的状态,或许也是全球化社会的状态。

所谓是民主、民权、民生,只不过是政治学的一个小段子,一个忽悠人的小段子。但是,没有这些,人类无法区分,无法生存。
无所谓了。。。。。反正我始终都是讨厌人类的。


今日,头又渐痛。早寝 或与吹风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