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上,发生过太多的事情。。。

许多年前,这片土地被成为‘共和国长子’。新中国工业的火种就在这里播撒,一切以公有制为主的组织纷纷出产,工农业产品源源不断的输入山海关外。
日渐的生产效率低下、腐败、私用公有资料等问题都频频发生,而且大家都把这些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吃喝拉撒睡几乎一分钱都不用付出,所有的生活资料几乎都可以在厂区得到。大家‘其乐融融’的生活,没有谁比谁高很多,没有谁比谁低很多。

90年代,随着国企改制的发生。。。东北人民的生活环境改变了,几乎八成的厂区被干掉或者被私人所承包,他们的工人身份被波多成为了无业游民,他们赖以生存的厂区已不属于他们。之前几乎不需要任何技能就可以进来工作的厂区,甚至子女可以接班父母干部身份的厂区。没有了。。突然,吃喝拉撒睡一夜之间成为了所有下岗并且几乎没有一技之长的东北人最困难的问题。

改革浪潮之后。这片土地的人民渐渐分成了三种人。。。
第一种是没有被改革冲掉的人。比如邮政局、土地局这些没有被改革所影响的部分,也相当于现在的拥有公权力既得利益者罢;
第二种是仰望着前者的公权力而且曾经或正在被公权力压制的人,他们最期待的就是考上公务员,进入体制内部。从被压制者变成压制者。
第三种,不喜欢自己的家乡,要想尽一切办法逃离掉这个公权力与被统治纷纷攘攘的怪圈。
(第四种,大院儿子弟。。这种属于天龙人 暂不讨论)

然而,相对的穷是三种人的共性。第一种人,虽然没有被改革所制裁。但是他们被惊到了。可能他们首次体会到,谁他妈都靠不住,只能够靠自己。从而为了之后的子孙后代,穷奢极欲的利用手中的权力来谋求未来。况且,本地人民多是无一技之长又有些娇生惯养的人民,生产力大概就是个笑话。
于是,压制与被压制开始了。。。。
第二种与第三种人里,有无业游民,有自身做小买卖的。他们的内心里藏着恨,不仅仅是对压制自己的人有恨,而且对体制、对自己也有恨。。恨体制干掉了自己的厂,也恨自己当初选到了会被体制干掉的厂。
他们的不同就是两种观点:被欺负,就要去成为欺负人的人;被欺负,就完全逃离这个环境。

于是,这片土地上,开始充满了压榨、欺诈、暴力、罪恶。这片土地上开始偷窃、开始争吵、开始离异、开始醉死梦生。
于是,第三种人开始逃离。。。。生产人才流失十分严重。。。生产力进一步低下,越来越穷,越来越抠,越来越欺辱。恶性循环,永不终止。
我想,大概这片土地应该再继续臭下去,臭到满地都是第一种人,臭到连第一种人都逃离光了的时候,这片土地才能有新希望。

一些南方人评论这件事,往往会义愤填膺:当年拿了祖国的,现在就要还回来。当年干了龌龊事,活该现在受罪。。
这一幕真好像江浙沪人民评说辛亥革命杀满事件如出一辙。。
祖宗造孽,子孙活该受到惩罚。。。就因为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或者仅仅是有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