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在洗衣服,突然又貌似回到了之前只需要休息2小時的時候。
我覺得我悟道過很次,但是每次又都回來了。
這就貌似是一個循環,暫時我先不去管向上抽象到更宏觀的層次了。先把保持這一步好好的做好,如果說還是如此的往復的話,我想大概自然能得出更宏觀層次的原因了。這,或許比賺錢什麼的更重要,這就是活著的意義。

「天下武功 唯慢不破」,這應該是剛才我得到的最核心的點。
無論是此時的打字、還是2014年末的小牛、還是之前每日只需要休息2小時,都是全身心沒感覺到焦慮與勞累之後的表現,他只是自然而然的,不去趕,不去忙,有時候自然的刻意去保持慢的狀態。
比如說打字,前些日的打字,每次都和打字比賽一樣的趕,那樣可能覺得自己很酷很省時間,豈不知這會更大的消耗自己的精力,綜合上來看,這并不是一個收益比較高的情況。
如果整個人生作為一場馬拉松的話,那這樣做就更加的不對了。他不只對一段時間內的時間沒有最大化的有效利用,反而會影響心情進而影響身體,影響身體其實也就是影響生命,縮短年齡。這著實是很不可取的。
那些活過了90歲的大師們,金庸也好、李嘉誠也罷,肯定都知道這種看著貌似十分簡單易做,實則卻很難把控的做事方式。現在來想想,金庸在寫倚天屠龍的時候,大概也是用很隱晦的方式提到了這一點。
張三丰的內家拳法,我覺得真的有看一下的必要。現在這個社會上,所謂的國學大師也好、宗教大師也罷,比起早前的創始人們,連渣渣都不是。只能相信自己。而且人家就算是知道方法的話,憑什麼又會告訴別人呢?這與所謂的知道可以賺錢的門道是如出一轍的。。

前幾天記錄了一個話題,但是沒有寫什麼,那幾天依然是焦慮著。這個題目叫做:预先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這又是當天一言以蔽之的句子,我覺得焦慮真的是最大的敵人。或許我自己是常人當中最容易焦慮的一類人,才能較早的領略到這樣的方法。

之前,因為心裡上受到了極大的干擾,所以拜託釋迦牟尼佛拯救了我一下,但是這樣可能是不足夠的。
大概我以後的路是

  • 以佛教來正心,把追求其他事物的盲目之心找回來。
  • 以道教來正邏輯。比如說現在可以去慢,仔细去思考過的一些事情是否应该去做,考虑完了,記得思考結果。然后相信自己,照著这个思考結果去做就好了,千萬不要打破這個原則。不然的話,又會離這種狀態漸行漸遠。
  • 以基督教來堅定信仰。之前,所以做事情要去快,是因為我更在乎其他人的看法,這種情況著實也是沒有必要的。基本的人類都會觀察一個人然後適應一個人,一個人在他們心裡有一個模板,就會出現「XXX就是這樣的人」,也就是俗話老去說的「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知道不去和愛裝逼者對著裝逼,知道不與脾氣大的人抬槓等等。多去考慮自己的感覺,少去考慮別人的感覺。不是單純的自私,只因為這是對的。少去考慮一些「如果我這樣去做了,那麼xxx會怎麼樣想呢,會怎麼樣看我呢」,人從出生就已經赤身裸體了,幹嘛不去遵循自己的內心?這句話是喬布斯說的。

還有一點,就是我老去追求不切實際的完美。有一些太不切實際了。做一件事情,又要快、質量又要好、還要不影響自身狀態。這三點基本不可能都組合到一起。最關鍵的點,我覺得是自身的狀態一定要保持一個良好的循環,單次事件完成的快與好對於長遠一點來看,毫無意義。

所以,
第一點:不去在乎別人的看法。
第二點:刻意的去慢點做事情。讓自己心裡保持安寧是最必要的。稍微的急躁都是不可取的。
第三點:不要同時做很多件事,或者如果同時去做,也要針對這些任務再創立一個記錄性質的新任務來管理這些任務,才不至於茫然的拱一步想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