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睡夢中思考了一整晚。做了2個離奇的夢。。。我覺得對於我的那些宇宙中以及火山板塊漂移大災難的畫面,之後我是很想拍攝出來的。那種才叫做真的恐懼真的敬畏。。。

對於設計。以「女神異聞錄」做例子,他的設計是十分出色的,但是僅僅憑藉所謂的設計師好像達不到那個效果,昨天看了原研哉也是非常的不對勁,對於無印良品的極簡我還是無法適應。任何可使用的物品,應該不僅僅是使用吧,他們的背後有著各種其他價值,不管是社交價值還是視覺享受。
在隨便一個公司,一枚設計師設計出東西,在評審的時候,大家做的頭一件事情肯定是看,從視覺上去欣賞這件東西。在超市,我想消費者也應該是這樣吧。

對於產品功能性上的設計,也叫設計。但是這個設計真的會有好多人去重視嗎?不管她應該不應該被重視,我想主觀感受如果覺得并非好看,他對我就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對於任何一件產品,除非是工程師。。只要是可以讓人看到的東西無論是實體還是軟件,對於視覺上的享受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昨天給設計起了個名字,叫做:實用主義藝術。現在看來倒不是那麼準確了。
藝術,或者要表達的思想,始終都是靠在設計背後的東西。。但是其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想,全球十大教堂在設計時,肯定不僅僅是為了適實用主義吧?甚至根本就把設計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一開始講究的是視覺效果,如果出現了視覺效果與工程上的衝突,那麼再以設計的角度去彌補這個衝突。

我覺得自己的藝術涵養並不高。這就要了親命了。。。。

而且我始終都搞不明白 原研哉他他媽怎麼就能指導視覺設計師了。

燕之屋的销量我已经记录了3天了。。。。昨天他们卖了5件360的。。。真是多 呵呵

我大概能相信自己是有色彩天賦的人 因為色彩測試的滿分肯定是非常不容易的。。。
針對三大構成來說,色彩才是我最應該是搞的 也最容易去精通的東西吧。

我要找的包装是摸起来能够给我内心触动的包装 那种感觉 那种ipad2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