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个慢,并不是为了慢而去慢。。。。今天早晨才有感想,阿弥陀佛。
我之所以讲究这慢字。是因为在做一件事之前要思考清楚几个问题。这么做真的是你想要的 必要的吗?是依据表象得出的结论还是内象?为什么要这么去做?预定的方法对吗?能够达到预想的结果吗?如何去实行这件事,分几个步骤,先后顺序如何?会不会遇到突发情况超出预想?如何去解决这些潜在的偏离?
我想,最重要的起到指导核心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去做?有没有真正的意义?

佛说,若见诸法非法 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看来,我依旧被很多事物的表象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