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发烧
我真是觉得这种父母不值得我花费这么大的时间 况且花费了也没用。
紧紧的盯着药,然后昨天跟今天又偷偷加了阿斯匹林,没有问医生。这人虎吗?这可真是犯病了活该的做法。
我搞不懂这种人,我也不想搞懂这种人,我现在十分庆幸没有让这种母亲抚养教导我,要不然我还不一定什么样。
作为亲情 是存在的。作为智商 丝毫不存在 说是负数都不为过。
最近眼花的厉害 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现在真正是觉得 大概姨奶对于全家的看法都有了巨大变化 年龄越大 对于他们的
我能做到的很有限
而且我确定 真要是人瘫痪了或者人没了 那不是我的责任
我自认为的荣耀、技能和学历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跟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关系 也不需要报答什么人


晚上又跟二宝交流了一下,我觉得他的问题根本不在表象的学习不好或者说是不用功上。。
内在症结应该是去思考为什么他不去用功上,为什么没有太多主动的行动。
我觉得内心上,他就觉得自己是对的,其余的信息都不太值得去参考。也没有认清楚所谓functions所存在的真正价值。

突然想起来高二跟老曲吵架了,那时候的我也应该是放浪形骸自我感觉良好的吧。那时候真觉得马上去南方读计算机就能出一片新天地。。。。。
我那时候有方向,现在的别人呢?二宝呢?
人真的是很难抛弃自我认同感,真的十分十分难。我也不能确定我自己是不是真的放下了自我认同感,反正无论高考还是学编程都是硬着头皮顶着上,没有方法就努力创造出一套方法。始终一直都在这条路上走。现在的画画也是这样。
但是其他人,我老是觉得很难做到这一点,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