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竟然没有写blog
总结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昨天找到了一条围巾,大概是高二时代焦老师所送,遂与之扯皮闲聊几小时。
野哥声称这几天有消息然而基本没有消息,我还是没定下来去哪。
定下来了估计也要等这三个快递都到了,分别是《制造漫画》、《玻璃艺术》,以及MSI的赠品包。


今日是情人节。
行李已经悉数让师兄搬迁到自家了。。师兄一家我觉得很平易近人。然而去宁波的套路基本是告吹了。
今日与翁老讨论坂上之云 我个人是很抵触这种不真实还想伪装真实的剧本飘散到我这里,封杀之。我只是追求事实,没有敌我之概念,只要没有阐述事实,那么就是我的敌人。
王海燕加微信,称已婚。恭喜,且几乎无话可提。
回想到,没有聊还是最好的。自由最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