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7

今日早晨感觉不对劲 5点就自然醒了。然后把 银之匙 最后几集看完了之后。。 赵云鹏的头就有异常 脑袋里有一个类似是控制是否应该睡觉的区域阻止我运动,但是其他部分貌似就没这个部分那么需要休息。 而且大概能够清醒的感觉到这个区域麻痹所带来的四肢不动跟死猪一样的感觉。 我大概又是中毒了,至于吃了什么...

- 阅读剩余部分 -

20171216

我心中有一个非常强烈的疑问。 为什么欧洲卡车模拟和星露谷这种游戏会大麦? 袁腾飞说过:以前是给东家种,不爱努力,因为努力也白费。。现在给自己种,多出多少东西都是自己的,于是干活肯定会比给东家干更卖力。 然而现在的社会上,付出了还不一定有回报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所以大家都选择放挺。 游戏...

- 阅读剩余部分 -

20171214

今日去超市 遇见 秋林格瓦斯 买了一瓶 口味尚可 与二宝电聊4小时,觉得老式的青岛企业模式真是不适合他 而且同事之中很有些偷工减料,避重就轻的嫌疑。 而且居士觉得自己与这位弟弟的性格有相似之处,桀骜不驯、藐视众人,如果可以见识一下更广阔的世界,对于他的发展会更好。 居士今日把三七大文档...

- 阅读剩余部分 -

20171213

昨日与团队成员聊天,大概我想的太多了。这么多天的纠结算是有一小点着落。 但是这个团队需要我的真的很多吗?茫茫然。

20171210

信息平等算不算是共产主义必须实现的一部分呢? 往下钻一下,如果因为其他人知识渊博而产生的不平等心理是否能符合共产主义呢? 还是只涉及倒马斯洛需求的最底层部分 昨天发现三七根本对糖尿病的作用不是太明显。。愤怒 郁闷 失望 不甘。 查询了市面上的宣传信息,真的是瞎说。感觉三七已经天下无敌的趋势...

- 阅读剩余部分 -